你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天地>学生表彰 >文章正文
祭师文

作者:李舒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3-03-31   阅读:715

李舒

一年前,我非常敬重的初中班主任梅安娜老师突然去世了,参加完老师的葬礼,悲痛难抑,写了下这篇祭师文。一年后,我也成为了一名了光荣的的人民教师,恩师的为人之淡泊和执教之心血时时感染着我,犹如一座灯塔,指引着我教育生涯前进的道路。

——写在前面

    

2010年3月3日的下午,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像一声惊雷,是一个噩耗——梅老师走了。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像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我多希望那不是真的,我难以相信也无法相信,算起来,她大概还不到60吧!她那个年纪尚小的女儿,不知道现在多大了,是否能够承受失去母亲的悲痛呢? 

     我马上打电话给发来短信的同学询问详情,他说具体也不清楚,好像是哮喘,早上走的。哮喘,好像是梅老师的老毛病了,本来就有病,每天还要吸入大量的粉笔灰,上课的时候有时候就会呛住,喉咙时不时也会发炎,即使这样她也会拖着沙哑的嗓子把整堂课讲完。我们的初三(1)班,是年级最好的班集体,不管是学习,活动,体育都是最棒的,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有梅老师这个班主任,她把她所有的爱和精力都投入在我们身上,每天她最早到学校,守候我们的到来,然后看着我们一个个放学,才放心的离去,她太热爱这份工作,太爱我们,常常忘了自己。印象里她好像只有两件衣服,春秋时节总是穿一件深紫色的夹克衫的外套,夏季就是一件暗花的衬衣,提一个很旧的蓝色的帆布包。上课的时候,她总是戴上她的黑框老花镜,从眼镜上方注视着我们,眼神严厉而温和。 

    我永远不能忘记,当我刚刚从初一(5)班进入初一(1)班时(从平行班考入重点班),开学的第一天,梅老师问我数学期末考试考了多少分,我很羞愧的说了83分这个分数,她是教数学的,她班上的学生数学大多数都在90分以上,于是她仍然是从眼镜上方,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再说你这个分数如何进得了我们班?她就是这么认真这么原则的一个人,然而这个眼神也刺激了我,半个学期以后的期中考试我拿了班级第二,差点把班上常年稳居第一的同学扯下马,让梅老师刮目相看。其实后来我的数学仍然不算好,但是她看到了我的努力和决心,对我只有鼓励的眼神了。 

    回忆自己的求学生涯,遇到了许许多多的老师,有的认真负责,有的敷衍了事,是非功过,自在人心,呕心沥血之入梅老师的,真的不多。晚上同学群里就炸开了锅,梅老师的死讯裹挟着悲伤的情绪,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十几个人在群里面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商量做点什么,组织去梅老师家悼念的事宜。有时候你说你的意见,我说我的意见,吵得不可开交,不知道该听谁的好,如此反反复复,最后终于达成了统一的意见,在武汉的同学全部于第二天晚上7点在学校门口集合,花圈花篮由我们几个有空的同学提前去买,外地不能回汉的同学可以汇钱回来,帐号已经公布在公告栏。同时还互相叮嘱要穿深色衣服。 

    21号,天气阴冷,北风2级,冻得人瑟瑟发抖。我感觉,老天也在为梅老师哀悼。 

    我和几个同学约在元宝山鲜花批发市场,没有迟到的,大家还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一刻钟,谈好价钱,选好了样子,就等着扎花。几个人站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说到梅老师时,我眼圈还是忍不住地红了。同学好久不见,毕业后第一次见竟然是老师的葬礼,是对我们的惩罚吗?我是多么想,能够再看一眼梅老师,和她说说话,拉拉手,为什么竟成了永远的奢望?时间啊,你跑得太快了,你为什么要早早地带走她呢?真的是在责怪我们平时只顾忙着自己的事情,疏忽了与老师的联络吗?那么,你哪怕提个醒呢,你怎么一点余地也不给,一点机会也不给呢? 

    两个大花圈,两个花篮,扎得紧紧的,密密的,沉甸甸的,租了辆面包车,把它们运到学校,同学们陆陆续续地来了,没有迟到的,人很快就聚齐了。买了一个白色的信封,大家你100我200的放在里面,也没有别的办法,这是最实际的帮助了,能帮一点的就帮一点,算是对恩师的一点报答。我们都知道,梅老师家并不宽裕。我们走进楼道时,看到一个剪着短头发,像个假小子模样的女生在烧钱,一边烧一边哭,是梅老师唯一的女儿,听说刚刚上了一所职校。我还记得,我们上初中时,她才三年级,只要我们大扫除,她就在一边装指挥,蹦蹦跳跳的很是活泼,今天又见到她,可以想见她心里的悲痛,梅老师走了,没有了母亲,今后谁来疼她爱她呢?而她以后的路,还那么那么长。 

    上了三楼,进到梅老师的家里,小小的客厅摆满了花篮,都是学生送的,占了半个客厅,中间供奉着梅老师的遗像,多么熟悉的笑容啊!这个笑容,曾经与我们朝夕相处了三年,和蔼亲切,一看到它,我就想起了初中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可是,这个与过去美好时光联系着的人,却不在了。想到这里,我的眼泪终于哗哗地流了下来。我想多看看梅老师的脸,可是一看到那张笑脸,就又想哭。每个人对梅老师的遗像三鞠躬,因为房子太小,所有的人都挤在楼道里,一个个地进去,再一个个地出来,出来的人都咽咽地哭着,抽泣着,楼道里很安静,没有人大声说话,大声哭泣,大家只是悄悄地抹着眼泪,待每个人都鞠完了躬,大家还是呆呆地站在楼道里,不肯离去,好像多站一秒,就可以多陪陪老师。 

   走出楼道,外面更加阴冷了,我缩了缩脖子,感到梅老师为人为师的伟大和价值,有这么多的学生尊敬她,热爱她,她应该不会孤单,她会在天堂看着我们微笑的。 

    愿梅老师一路走好! 

版权所有 © 育贤实验学校初中部  学校地址: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育贤大道1号  联系电话:0757-25531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