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天地>学生表彰 >文章正文
易水河边风萧萧

作者:廖济东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3-03-31   阅读:1009

                                                                          廖济东

   “无边落木响秋声,长空孤雁添悲哽,不见英雄背残阳,但闻烈马空嘶鸣。

我独自站在易水边,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袭来,时值深秋,凛冽的风裹着愤怒的河水呼呼作响,如雪的残阳卧在河水上,透出一种悲壮凄凉的美,我的心已经被一种气氛紧紧攫住,我在寻我湮没于茫茫岁月风尘中的荆轲,他慷慨壮烈的故事将随历史从这里奔驰而过。

                            一

我走在燕国古老而又幽深的巷子中,布满青苔的门阶上,鹤发童颜,长髯飘飘的老人们悠闲地看着孩子们无忧无虑地追逐嬉闹。我唯恐这粗俗莽撞的外来者打破面前和谐的一幕,如果不是为了洞悉一个裹着千年风沙的灵魂的所思所想,所爱所狠,我情愿逃避这种骤然穿越时空的实验,选择悄然离开。步入大街,车水马龙,行人如鲫。我纵目四望,拥挤的人流似乎不愿停滞,然而偌大一个燕都,我真的不知道到哪里寻找他的足迹。

                            二

太平客栈。

对面端坐之人神情略显疲惫,两道剑眉,眼神明亮清澈却又忽而变得愤怒深邃,流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意味来。即便是坐在椅子上休息,这年轻人还是高挺着胸。他看似柔弱而眼睛中却一直溢满了坚强。绵中有刃,肉中寓刚,一股逼人的气势使他不怒自威,他——便是天下第一剑客荆轲!

周围的人三五成群,窃窃私语,眼神中无不暗含着一丝惊慌。偶尔传来什么兵临易水,旦暮取燕的话语。耕轲微叹一声,杯中酒一饮而尽。忽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人群顿时鸦雀无声。但见来人虎背熊腰,高高大剽悍。他环顾四周,直视众人,而众人皆不敢视,他似乎很满意,高声说道:“荆先生,主公有请。”荆轲起而躬身:“先生慢用,荆某先行一步。”说罢,两人飘然而去。

                            三

“韩已被灭,楚魏赵名存实亡,且秦旦夕间便渡易水,燕实乃岌岌可危。况荆卿可知,雄心勃勃秦王收拾割据诸侯如秋风扫落叶,燕只过是他争霸天下的一块垫脚石,纵使能苟延残喘又能享几日的太平呢?’

 “荆某为燕赵之徒,理应义不容辞,慷慨赴难,且荆某受主公收留,但求能报答主公恩情。”

 我顿时急不可耐,说道:“荆先生可知齿因其坚一折,舌因其柔而存,何况燕三千猛士勇贯天下。荆先生又何必作以高贵木偶,供人操纵驱使?”

“大丈夫当顶天立地。荆某不求流芳百世,但求拒强秦与国门之外,拯燕民于水火之中,荆某虽死又何足惜!”

“前方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即使杀了秦王,亦将寡不敌众,最终遭受炮烙,汤镬、车裂、凌迟等酷刑。”

荆轲转蔑一笑:“铮铮铁骨,宁折不屈,耿耿忠心,日月可鉴。成功与否,荆某当自刎于秦殿。荆某只道先生乃志同道合之人。岂料先生瞻前顾后,委曲求全,尽失英雄本色。荆某念相交一场,否则必然与先生势不两立。”言罢,转身而去。

我目视他身后那拉得很长的影子,他的身影被来往的人流切成多段。

                             四

2000多年前的天空似乎注视着民不聊生,哀鸿遍野的诸侯混战而无动于衷。我眼前又出现荆轲“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凛然雄姿。然而太子丹那惊恐而又狡黠的眼神和秦武阳眼中那本质的脆弱却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教授的话在耳边响起:“历史是不容改变的,尽管我们能超越时空的界限,却无法改变历史的年轮。黑格尔有言:存在即是合理。秦国经过历史客观规律的考验仍富有生命力的存在,是客观世界暂时留下的,但它也将随着历史的车轮驶向沉沦。荆轲的昙花一现,纵然令人感慨万千,然而历史还会对他作不同的褒贬。”

我无言以对。

                            五

再次在易水边注视着那如雪的天幕,望着一匹快马载着燕国的探报疾驰奔向即将被黑暗笼罩的燕都,一轮炫目的残阳已经化作一道夺目的闪电划破战国的天空,消逝在黑暗的深渊中。

这时,天边似乎传来轰轰的惊雷。因为冬天的到来风更加萧萧,易水更加冰冷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一场大雪将覆盖整个燕国。

版权所有 © 育贤实验学校初中部  学校地址: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育贤大道1号  联系电话:0757-25531579